Elderme_院

YOI沼|不断努力只为博你的欢心|肝文练习中

【维勇|生贺】《消失的神明》
——
-〈尤里奥视角〉
-〈维勇设定交往中〉
-〈失踪人口谜之诈尸〉
-〈急赶的生贺〉
-〈祝圣诞节食用愉快❤️〉















我是尤里·普利塞提,冰雪神殿中的一名神使。

本该自由自在的生活从某个老头去了躺人界后就彻底改变。









“维克托那个笨蛋去哪里了!???”
“维克托陛下?听说知道了今天是人界的圣诞节就跑走了呢。”
“哈????!!!!”
那家伙!不知道现在是紧要关头吗?!!竟然还趁着这时候偷跑!!!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高高在上的冰雪之神。一个有着俊俏面孔和强大魔法的……白痴笨蛋老流氓!
自从他无意间从神殿偷跑来到人界,并因此认识了猪排饭后,我的美好生活就被他彻底搞得一团糟。
“呐……尤里奥,我好想勇利啊……”
“别说傻话了,赶紧工作!”
“啊……没有勇利我要死了……”
“吵死了老头子!你那么喜欢他就别回来啊!”





谁知道他竟然真的当真了……若不是我拼死拼活把他拉回来,估计他俩就永远粘在一起了!




什么?猪排饭是谁?就是胜生勇利啊,一个会滑冰的人类。维克多就是被他的表演给吸引住的,切,滑的又不是特别好,就……稍微有一点好看吧。总之,那家伙有些时候竟然帮着维克托那个混蛋糊弄我,想想就让人火大,真是一对笨蛋情侣!!!






“尤里奥?你要去哪?”
是米拉,那个暴力女。
“我要去人界,把维克托那个混蛋抓回来。”
“得了吧,今天是维克托的生日,说不定他正和勇利一起呢~”
“生日?他哪来的生日?”
“小孩子还是不要知道那么多比较好哦~”




他一个神明哪来的生日?平常又不见他说,真是的干嘛要像个人类一样做那些麻烦的事有什么意……



不对。
他好像越来越像个人类了。





自从遇到猪排饭以后,那个老头子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像个人类了。比起以前不容任何人接近的神明,现在似乎变得和普通人一样——幼稚。




奇怪,我好像完全没发现这件事。





算了,大家似乎都觉得这样还不错的样子。





“维克托说不定会变成个普通人。”
“哼,他要是走了,那王座可就是我的了。”
“哎呀……真是个小孩子呢。话说维克托的生日你不给他准备点礼物吗?”
“哈?我为什么要给那个老头子准备礼物。”



不过话说回来,生日又是个什么东西啊???

















“路上小心。”
长谷津的大家都非常热情,听说今天是维克托的生日后都纷纷来送上祝福。等把大家送走后的两人回房后就躺倒在床上。





“生日快乐,维恰。”





勇利低声说出了自己的祝福,感觉眼眶里热热的,似乎有什么在打转。
“谢谢,我的宝贝。”
维克托见状便轻柔的在恋人的额上印下一吻。
“我想今天大概是我这一生中度过的……”
“喂!维克托在这里吗!!!!”
话音未落,只见房间的门突然被人踢开,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
“尤里奥???”
“猪排饭???原来你们真的在一起?!!”


尤里奥好像突然知道米拉那句话的意思了。









“话说尤里奥怎么突然来了?”
“来抓你回去(神)的(殿)。”
“诶——现在?”
“少说废话!接着!”
才不是因为看在他今天生日的份上才这么做的。
“这是?”
“皮罗什基!”
绝对不是。








“喂,格奥尔基,什么是生日啊?”
“生日?恩……就是和喜欢的人甜甜蜜蜜的拥抱在一起吃蛋糕的日子啊。”
“和喜欢的人?”
“是的,有了爱人的人类都会选择这样度过,尤里大概没体验过吧,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啊。”
“吵死了,本大爷才不是小孩子!”





有了爱人的人类?
那家伙?





“维克托说不定会变成个普通人。”






啊……原来,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已经死了啊。




那个曾经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冰雪之神已经死了。





“这是尤里奥做的皮罗什基?好厉害!”



为了心爱之人而甘愿变为普通人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既然如此……


“给我怀着感恩的心全部吃光!”
那就给我好好珍惜啊!笨蛋!
要是敢弄哭猪排饭我可不会放过你!






“喂,维克托。”
“嗯?”
“生,生日快乐…”
“什么?”
“吵死了!我说——生日快乐!”
啊这个死老头绝对是故意的!!!
“尤里奥……”
喂喂,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Благодарю вас!(谢谢)”
呜哇!别突然就扑过来啊!啊……算了,看在今天生日的份上就暂且不抓你回去了,下次,下次就不会再放过你了!
“猪排饭,还不快来救我!”
“哈哈……”






——END


-〈维恰,生日快乐❤️〉
-〈29岁了也要继续前进啊〉
-〈一定要和勇宝幸福下去〉
-〈爱你❤️〉
-〈各位,圣诞节快乐❤️〉

【维勇】|《Blooming eternity》—〈中〉

-【食用说明】:
-〈王子维×花精勇〉
-〈西欧魔幻paro〉
-〈您的好友“勇利小天使”已上线〉
-〈与ooc并肩作战〉
-〈祝食用愉快〉














——
不断穿过几片茂密的树林,一路上收获了不少自然风光的维克托终于在一棵巨大的古树前停下了步伐。


别看当时眼前的是一片树林,结果走进里面后才发现是视觉的欺骗。树林的尽头永远连接着下一片树林,这让维克托又回想起了之前迷路于森林里的无奈与焦虑,索性上天这次没有再和他开玩笑。「马卡钦,我们可以休息下了。」仍然处于亢奋状态的马卡钦听到维克托的话尽管有些不满的踱着马蹄,但还是听话的安静下来开始在附近闲暇游玩。

「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有野果什么的……」
一路走来不但饱览壮丽的林木景色,而且维克托还发现这些树林中的物质资源也非常丰富,比如——树枝上结着的丰硕饱满的野果,巡视一周后果然发现附近的树上有不少果实。带来的干粮本就不算多,如果加上这些野果的话估计就不用担心食物匮乏了。果断决定上树摘果的维克托解开袖口的纽扣往上一拉,把身上带着的物资放在树旁,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踩着树枝的间隙脚下一蹬就往上爬去。虽然现在这样与那传说中高贵的王子殿下有着天差地别的形象,要是让自己的佣人们看到这情景估计会震惊到昏厥吧。不过维克托并不在意这些,相反,像现在这样悠闲自在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可着实比在城堡里享受佣人的服侍可愉快多了。

「马卡钦!」
不远处正低头品尝树边野花的马卡钦闻声抬头,一口咬住迎面飞来的野果。「!」好吃!像是发现新大陆般的喜悦油然而生。连续吃了几天干粮,就算是动物也会对这意外之食感到好奇,更何况还特别好吃。果断放弃在树边寻找食物的马卡钦向着维克托所在的树下走去,静静的等待着更多的野果。

「这些应该够了吧……」
擦擦额上冒出的细汗,低头看了眼树下散落一地的果实,以及靠在树旁饱到不行的马卡钦。「马卡钦,不能再吃了哦。」要是吃坏肚子可就糟糕了,现在还不知道会在这里待多久,他身上可没有带这种药剂啊。

「吱。」
视野范围内突然出现一个快速移动的黑影,等维克托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只小松鼠,用黑黢黢的豆豆眼盯着面前的人类不时的转转小脑袋,还不停的伸出小爪子抓挠维克托的衣角然后一个劲的往外拉。「什么?」维克托又一脸懵逼的盯着面前的小生物试图理解它的语言动作,一边思考一边安抚着有些激动的小家伙,终于在他的衣角快被扯坏之时才反应过来。「啊,抱歉抱歉!」猛地想起似乎是因为自己为了找到合适的角度摘野果,结果挡住了某个枝干上的树洞,所以才……想到这维克托急忙起身换了个枝干把身后的树洞让开,小家伙看到了自己的树洞便立刻朝里奔去,回到洞后似乎有些不舍般露出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盯着维克托。「这个就当是道歉了?」随手从身旁的枝干上摘下颗野果往洞里塞去,被这一举动吓到的小家伙下意识远离了这个道歉礼,不过在发现对方没有恶意后还是欣然接受了。

从树枝上一蹬便一跃而下,安全落地后拍了拍身上似有似无的灰尘后便开始捡拾地上的野果。「吱!」等全部收拾好时冷不丁的从身后传来一阵尖利的叫声,还没等维克托反应过来就感觉脖子被什么给围住了。「等…好痒啊哈哈。」被蹿下树来的小家伙的大尾巴给围了个结实,让维克托感觉一阵奇痒。正想安抚着把它抱下来却见小家伙嗅了嗅鼻子然后朝树上叫了几声就跳走了。「怎么了……唔!」感觉有什么东西突然朝自己迎面扑来结果摔在了自己脸上,「这是…什么…?」一拿起来就又看见一双黑黢黢的小眼睛正一眨一眨的盯着自己。「???」这是把他当作着陆点降落了吗???「吱吱!」小家伙挣扎着用尾巴拍打着维克托的手,虽然在他看起来是挠痒痒,不过还是安抚了一阵后才放到地上让它离开。「吱吱吱吱!」才刚送走了两只小家伙的维克托感觉自己好像惹上了什么不得了的麻烦一样,不断有小松鼠从树洞里钻出来然后朝树林深处跑去,最后竟然还有一只跑不动的就赖在他头上休息。

「这是???」
被这些小家伙折腾了好一阵的维克托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一旁的马卡钦突然有些急躁的抬起头巡视四周,并不停的踱着脚鸣叫。「马卡钦?」这一举动让维克托立刻反应过来,下意识警觉的靠在马卡钦身旁观察着周围的任何一丝动静。「好像有什么…朝这边来了。」隐约的听到林中传来树叶挥动的响声,似乎因为数量的庞大导致树林里的响声越来越大。毕竟是孤身一人,要是真的上去搏斗他可有点寡不敌众,所以维克托决定还是先躲到身旁的树后暂时观察一下。

「来了。」
震耳欲聋的响声从林中传来,大片的黑影从树丛里钻出。本能追寻着香味的蝴蝶们疯狂的朝树林深处飞去,渴求的欲望使它们聚集在一起形成巨大的黑影。「这是…蝴蝶?」虽然个头比普通的要大的多,而且花纹也非常特别,但是像这样聚集在一起是怎么回事?等到一切又恢复平静时才从树后缓缓走出的维克托感觉这树林里发生的事都让自己有些无法理解。然而才刚平息没多久的树林里又传来一声尖利的鸟鸣,还没等维克托抬头就突然被笼罩在阴影之下,抬头一看只见一对巨大的翅膀从头顶上的天空掠过,庞大的身躯让维克托觉得眼前一新。朝着所有足迹的尽头望去,「难道那里有什么吗?」身旁的马卡钦听到后像是回应性的蹭了蹭维克托,「我们走吧。」一探究竟的好奇让维克托立刻牵上缰绳顺着足迹向前跟去。

似乎是前往树林深处的方向,原本的林间小路逐渐被地上裸露的树根所取代,前进的树林也被相互交错的藤蔓所缠绕,显得有几分古老。不远处传来的鸟鸣让维克托意识到源头可能就在前方,还极有可能伴随着危险,毕竟体型较大的动物生起气来还是很麻烦的。做好随时拔剑的准备维克托向前方慢慢的走去,「吱!」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抱着半疑惑半警惕的心理走向了源头,伸手撩开藤蔓的那一刻,维克托觉得自己可能又发现了新世界吧。

被阳光照耀的洁白羽毛散发着圣洁般的温暖,被抚摸着喙的巨鸟此刻正乖巧的蹭着那给予它平静与安慰的双手。刚才还吱吱吱叫个不停的小松鼠此刻正伏在树旁的岩石上歪着小脑袋打瞌睡,手里还抱着之前得到的野果不肯松手。空中弥漫着一股沁人的花香,仿佛要沉醉其中般令人感到舒适与安心。

「!」
察觉到有人类气息的巨鸟忽地转过身张开翅膀保护住身后的人,还不停的厉声警告着这个侵略者。「被发现了呢,马卡钦。」没想到会被这样发现的维克托只好认命的从树林里走出来,似乎刚踏步就可以感觉到对方警惕的气息,让他以为自己踏入了对方的领地引起了不满,心里还盘算着怎样才能让它平静下来。

「怎么了?」
轻柔的男声从巨鸟的身后传来,似乎还不清楚事发突然的原因而有些困惑。「哈娜,没事的把它收了吧。」安慰性的抚摸着被唤作「哈娜」的巨鸟,同时示意它把翅膀收回,后者在厉声鸣叫后还是乖乖的听话照做。

「!」
这次轮到维克托震惊了,原以为他误闯了领地才会引起巨鸟强烈的不满,结果原来是在保护身后的人。等等,原来那里有人的吗???
「抱歉,你没事吧?」
闻声望去才发现其实是一副长相清秀的面孔,褐红色的眼瞳在阳光的照耀下如同红宝石般璀璨夺目,一头柔和黑发上用藤蔓编织的头饰仿佛是点缀细水的繁星,身着的白色长袍宛如殿堂女神般圣洁无瑕,坐在岩石上的他像坠落人间的天使,美得让人无法离开视线。不过似乎因为对方灼热的目光不停的停留在自己脸上而显得有些羞涩。「嗯,没事。」急忙回过神来的维克托察觉自己有些失态便象征性的咳了几声后换上自己的官方笑容。

「我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几步上前弯腰行礼,一如既往的绅士风度让维克托觉得像是回到了城堡时那样枯燥无味。「胜…胜生勇利。」被执起手的勇利感觉脸上一阵发烫,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人类使他有点力不从心,而且当面前这个优雅帅气的人类开口询问他的名字时,他连说话都有些发抖。
「勇利?」好香。原本在踏入这里时就闻到空气中有一股莫名的香气,现在靠近这个少年就觉得香气愈发浓郁,尽管有种被包围住的感觉,但并不呛鼻就是了,相反还有点……好闻。「……是。」维克托看着满脸通红的少年反倒有些放松,比起城堡里淡漠的佣人,他可难得有这种想捉弄面前人的想法。「这树林里只有你一个人吗?你的家人呢?」原本被人类第一次呼唤名字的勇利感觉自己的心跳快到停不下来,好在听到对方及时换了个话题时才没让自己的脸越来越红。「是的,不过家人是…?」自打出生起的那一刻就居住在这片树林里的勇利似乎并不明白维克托所说的家人为何物。「嗯…我是说你身边没有人吗?或者…伙伴?」维克托有些诧异,孤身一人在这林中确实有点危险,虽然自己也是一个人但好歹还有马卡钦陪着。眼前这个看似薄弱的少年难道不知道这树林中随时有可能发生的危险吗?「没有……」仔细想想好像一直是自己一个人居住在这里,除了生活在这片树林里的动物外,他就再也没接触过其他任何生物了,更别提人类。
「你一个人生活吗?靠树林里的野果?」维克托有些吃惊的看着勇利,这孩子一个人生活在这危险的树林里靠什么生活?就算是他这样有着些许探险经验的人也不敢轻易断言自己能在这树林里安然无恙的度过,更何况勇利看起来……还是个毫无战斗能力的孩子,所以应该不可能吧。「那个……我们精灵是不需要进食的,当然有时候也是会吃一点的……」说到进食勇利就有点欲哭无泪。其实好多次他都去吃过树林里的野果,有些时候小动物们也会把它们自己喜欢吃的食物送给他品尝,虽然味道非常好,但过余充足的能量让他的身体有点……发胖了。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精灵啊怪不得不需要进……食???「等……等等!」他刚刚说什么?精灵?是精灵吧?是我想象的那个精灵对吧?「你说的是……精灵?」维克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啊抱歉,其实我是住在这座树林里的……精灵。」这话让勇利说出来莫名有些害羞,但又觉得要是不说清楚可能会让对方感到困扰,从他刚刚一直询问自己的问题就可以看出来,这是把他当成……人类的孩子了吧。

「……」
怎么办我好像遇到传说中的精灵了我是不是应该跟尤里奥说才对他好像一直不相信来着不对我是逃跑出来的那现在我是该把他抱走呢还是……抱走呢还是抱走呢?啊不对他有可能不会愿意跟我一起走的所以得先……
「维…维克…多…?」
第一次试着说出人类的名字结果刚开口就忘了个干净,硬是想了半天却又担心叫错了便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支支吾吾的说出了口。
「没事,叫我维克托就行了,慢慢来没关系。」
然而对方的神情在维克托眼中看来却是可爱到了极点。谁能想到会在这里亲眼见到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精灵,曾经想着就算是只在远远看一眼也会非常高兴的他竟意外的在这树林深处里遇见了勇利,像现在这样面对面的谈话已经让他非常惊喜了。
「嗯……」
原来人类是这样的吗?勇利觉得自己对人类的认知被维克托刷新了一遍,或许是因为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原因,总感觉他的优雅,他的帅气都对自己有着不同寻常的吸引力。就是最初开始那双注视着他的眼睛,仿佛大海上波光粼粼的海水般湛蓝明亮,如同深海漩涡般让自己坠入其中,灼热的目光就是在那一刻让自己的心不仅因为人类的出现而加速跳动着。

「喝!」
突然一声鸟鸣使两人同时惊醒,才发现自己出了神的维克托终于想起马卡钦的存在,结果当然是不见了踪影。「马卡钦!」毕竟就体型而言勇利身边的那只巨鸟要比马卡钦还要庞大些,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那马卡钦可就有点危险了。「不用担心,它们在那里。」勇利见维克托突然紧张起来的神情也想起貌似刚才他的身边好像还有什么来着,一匹马?原来是叫马卡钦吗?视觉远超过人类的勇利巡视一周后果然在附近的树丛中发现了玩闹在一起的它们。有了新玩伴的马卡钦立马就忘了自家主人维克托,很快和巨鸟哈娜相处融洽后就跑到附近的树丛里去玩闹打滚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

「唉……」
白紧张一场的维克托只好作罢,想着下次一定要少拿几个野果给它当作教训才行。「哈哈……」一旁的勇利倒是被这其乐融融的氛围给逗笑了,有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欢乐情景的他也难免被这气氛所感染并沉醉其中了。

「那个,维…克托是来这里玩的吗?」
终于把自己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虽然很好奇但当时也不好意思问,但是现在他觉得这个氛围应该可以问了吧。
「嗯,准确的说我是来探险的。」
至于是因为什么才出来探险的这些事,维克托想着还是以后再慢慢说吧,反正他还有的是时间,可不能把这个害羞的精灵给吓到了。
「探险吗?好厉害呢……」
他也曾幻想过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但奈何这座树林实在太大了怎么走都走不出去,索性最后他放弃了。尽管他也不知道维克托其实也是歪打正着才踏入这片树林的。

「那……勇利愿意和我一起去探险吗?」
又是那道令人沉醉的目光,伸出的手此刻正等待着他所希望的回答,勇利觉得维克托的邀请大概是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吧,让自己也不自觉的期待着他们未来的探险旅程。

「嗯,如果你能让我一起的话。」
指尖接触的那一刹那,勇利觉得如果这就是维克托所希望的回答……

「荣幸之至。」
那便如他所愿吧。






——
V:勇利,吃野果吗?
Y:啊不,不用了谢谢…
V:嗯哼?:)






——
P:懒癌发作硬是拖着写了几天orz如果小天使们能看到这里那就肥长感谢了/士下座 请小天使们尽情来鞭挞我催更吧!(buni)我会继续努力的干巴爹!

【维勇】|《Blooming eternity》—〈中上〉

-【食用说明】:
-〈王子维×花精勇〉
-〈西欧魔幻paro〉
-〈您的好友“年更选手”已上线〉
-〈与ooc并肩作战〉
-〈祝食用愉快〉









——
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与顺路的友好外交,维克托终于抵达了这片巨大的森林。


沿路途中的打听也顺便听说了不少有关这座森林的传闻。
「听说有人在这片森林里曾经看见过精灵呢!」
「说是许多年前啊,有个外来商人误闯进这片森林,惊扰了住在森林里的神明,结果从此以后就再也没出来过了!」
「还有人曾经在森林里听到过歌声,那一定是在森林里的妖精为了蛊惑人心唱的!」
「说不定啊,里面还住了个会吃人的恶魔……」
越听越奇怪,但这同时又更加驱使维克托一探究竟的好奇。

地图的足迹到这里就结束了,维克托一边收拾好地图一边为这庞大的自然环境而赞叹不已。茂密的大树交互错杂的生长在一起,经过千百万年的时光飞梭逐渐形成了这片巨大而繁茂的森林。尽管近年来才被世人们所发现并涉足,但却始终没有破坏它原有的自然生态,这不经使人们幻想着这座森林里所存在的种种奇幻生物。或许这就是人们一边谈论着它的过往,一边又只能心怀敬畏而从不冒犯的原因。

〈真的有神明吗?〉

对于期待〈花神节〉到来的国度人民来说,或许比起身为王子的自己,他们更加期盼着花神精灵的降临并为国度带来祝福与好运这样的节日。尽管结果往往是不尽人意,但在维克托看来也只不过是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无尽遐想与向往。小时候他也曾如此期盼过,但最终只是换来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再也无法相信了。

「不会存在的吧……诶?」
突然感觉脸上莫名潮湿,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被忽视一旁良久的马给糊了一脸口水。
「啊…我没事的马卡钦。」
无奈的抚摸着陪伴自己多年的伙伴,被唤作「马卡钦」的马忽的朝维克托的脸颊蹭了过去,仿佛是感受到了自己主人的悲伤,不由的想要贴过去安慰他。
「走吧。」
调整好心情后稍稍拿起缰绳向前牵引,最终维克托选择沿着就近的小路向着森林深处进发。







「这里好像来过啊…」
有着多年探险经验和野外求生本领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殿下在第五次经过同一棵做过记号的大树后,成功宣布迷路了。
「骗人的吧…」
怎么说也是逃跑逃出经验的人竟然会被这森林给困住而且现在还迷路了到底应该怎么走啊我记得是这样没错啊???严重怀疑自己多年来积累的经验和本领可能是假的,现在就像个断了线的风筝漫无目的不知去处。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座森林里是有野兽出没的吧,要是在天黑之前找不到可以暂时露宿的地方的话,他可能就要葬身虎口了。身为王子的维克托还是第一次因身处国度之外,无法找到出路而如此无奈焦虑。

「……嗯?」
感觉到有雨点滴落在脸上,抬头一望天空只见密密麻麻的乌云笼罩着这片森林,暗示着即将有一场倾盆大雨袭来。
「抱歉马卡钦,我想我们得赶快走了!」
正想低头品尝树旁生长的野蘑菇,结果刚要张口就被自己的主人猛地一拉缰绳,不满的扭了扭头表示抗议,但最后还是不得已只好载着人急忙离开。

冰冷的雨点争先恐后的打在脸上,有的还顺着衣领划进颈间,马蹄踏在泥泞的林间小路上,激起一阵阵水花。在树木丛生的森林里失去了方向,唯一能做的只有不停的寻找能够歇息的地方,终于在大雨的不断冲刷下,维克托找到了一个被大片树叶遮盖住的山洞。

「马卡钦,去那里!」
示意性的指着不远处的山洞,像是会意到了主人所说的话而加快了前进的速度,朝着目的地奋勇奔去。然而抵达后的维克托早已打湿了全部衣物,雨水不停的顺着发梢滴下,随意的拧了拧湿透的衣角,为了取暖在仅存的干柴里生好火后便靠在马卡钦身旁静待雨停。逐渐回升的暖意使疲惫的身躯不断放松,感觉到睡意袭来的维克托打算在雨停之前,先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维洽,你想听一个故事吗?」
「什么?」
「很久以前,在我的外祖父还在位的时候,听说他们曾经在〈花神节〉上祈求到了花神精灵的祝福。」
「真的吗?!真的有花神精灵吗?!!」
「只是听说罢了,不过那一年的国度确实是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昌盛呢。」
「那一定就是它们的祝福了!我也想亲眼看看!」
「呵说不定下一次的〈花神节〉就会了……」



「唔……」
然而维克托并没有在那次〈花神节〉上见到花神的祝福,自从那以后也再没有去参加过任何节日,或许是因为自己成年以后更加投身进国度的繁忙事务中,又或许是厌倦了城堡里的清贫冷淡而经常逃跑游玩国度,也可能是因为雅科夫不再把全部注意力放在自己和尤里奥身上,而选择做一个关心人民世事的国王。即使是现在偶然间的回忆,也只是感到数不尽的失落与遗憾。

「嘀嗒。」

空幽的山洞里传来水珠间接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夹杂着断断续续如同幻听般的鸟鸣声。
听觉大大高于人类的马卡钦率先做出了反应,往山洞里面嗅个不停,还时不时摆动着低垂的马尾。

「……雨停了?」
被这一动静弄醒的维克托下意识的往外看了一眼,结果山洞外面依然在下着倾盆大雨。
空欢喜一场后只好无奈的安抚着马卡钦好让它平静下来,结果却适得其反。马卡钦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不停的拱着维克托,仿佛是在催促他赶快起身。然而满脸茫然的维克托却完全不明白马卡钦这一行为到底代表着什么,只好一动不动般呆呆的盯着它。结果看到自己的主人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马卡钦只好选择牵引着他直接向山洞里走去。

「等…马卡钦!」
终于像是意识到什么的维克托总算是急忙的起身跟上前去,于是一人一马就这样向着山洞深处摸索前进。

在漆黑的山洞里前行了一段时间后,维克托终于听到了隐隐约约的鸟鸣声。尽管刚开始也以为是自己的幻听,但却发现越往前走就会听的越清晰。「前面…好像有出口…」
不远处出现的光亮给了维克托不小的信心,如同照耀在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安抚了迷失与不安的心灵。不由得加快了前进的步伐,仿佛是要拥抱光明般奔向了前方。



习惯于黑暗的山洞中,刺眼的白光使维克托下意识的遮住眼睛。在白光散去的那一刻,是阳光洒落在树林间形成的一道道光束,仿佛为这眼前的美丽景象镀上一层金光。古老的大树生长着充满生机与活力的绿叶,藤蔓缠绕着枝干不断延伸至顶端,树洞里的松鼠冒出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时刻注意着外面的一举一动,飞翔在树林间的鸟雀自由的展开双翅鸣叫。茂密的草地上盛开着一片美丽而芬芳的野花,微风拂过蝶翼带走阵阵沁人心脾的芳香。远处的悬崖峭壁连接着重峦叠嶂的山峰,飘渺的云雾缭绕在四周,使一切显得若隐若现。

「天哪……」
维克托被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天知道原来在这避雨的山洞里,还有这么个通往不为人知的美好净土的通道。

「马卡钦,我们可以在这里待好多天了!」
简直是出乎意料的惊喜,维克托难掩自己的喜悦之色。这下他可以毫无顾忌的在这里游玩一段时间了。「马卡钦?」感觉身旁空荡荡的好像少了什么,结果一回头果然连个影子都没有,下意识紧张的心情却又瞬间被一声马鸣给放松了。即将踏步入树林的马卡钦像是带领士兵上阵的骑士般振奋的看着维克托,明显是想一股脑儿的冲进树林游玩。
「真是的…这是跟谁学的……」
维克托无奈的苦笑几声,只好摆摆手表示同意,得到允许后的马卡钦后脚用力一蹬就没了身影。
「慢点…马卡钦!」
平息下难以言复的愉悦心情,维克托最后选择沿着这片树林的足迹继续向前,直到身影隐没在树林深处。




——
维克托:糟糕!林子太大好像拉不回来了:(!









——
p:肥长抱歉!(士下座)距离上次更新已经有……emmmmmm……很多天了啊!(被打)好想做一个日更选手啊orz 咳总之感谢你阅读到这里!我们下章再见啦!

《Blooming eternity》—〈上〉

-食用说明
-王子维×花精勇
-西欧魔幻paro
-与ooc势力肩并肩
-向开坑狂魔前进〈buni〉
-祝食用愉快

——
-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西方大陆上,靠近大海的南部中坐落着一座名为「YOI」的奇幻国度。
在国王雅科夫与皇后莉莉娅的共同领导下,人民安居乐业,其乐融融的生活在一片祥和与安宁的环境之中。


新鲜出炉的烤面包,温暖人心的烧酒,芬芳四溢的鲜花,还有璀璨夺目的金银珠宝,吸引了不少外来的商人来收集采购。今天的集市依旧无比繁忙,人们在休息之际也津津乐道的谈论着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呐,琳娜,听说很快就是〈花神节〉了!」
「是啊是啊!真让人期待啊!」
「听说国王陛下有意在这次花神节为维克托殿下招选未来皇后啊!」
「诶真的吗?!!」
「对啊,你不是挺喜欢维克托殿下的吗?」
「别,别说了…!」
相传国王陛下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大王子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殿下,另一个是小王子尤里·普利塞提殿下。尽管两人都是备受疼爱的孩子,但在性格方面却是迥然不同。维克托殿下有着一副温柔的面孔,待人处事无不体现出身为王子的大方得体。尤里殿下则有着小孩子般的叛逆顽皮,但有时无意露出的笑脸又让人觉得像一只猫咪般傲娇可爱。暂且不考虑尤里殿下,维克托殿下至今还未有任何伴侣的消息无不让国度里的少女为之倾心。正好适逢〈花神节〉这个感谢花神带来幸福与安康的节日,每年这个时候人们都会把花送给自己想要祝福的人,来为对方祈求健康与好运。但这种形式在青年男女中更被认为是倾诉爱意的好机会,所以每年的〈花神节〉也自然而然的变成了年轻人的求爱节。

日期将近,不仅是小镇上的人们谈论着,就连城堡里的人也为这快要到来的节日而感到高兴。

「没想到又是一年一度的花神节来了。」
「是啊,听说国王陛下要为维克托殿下招选呢!」
「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被殿下选中呢。」
「这次要是能祈求到花神精灵的保佑就更好了!」
「是啊是啊。」
「喂你们两个!在那里嘀咕什么呢!」
「糟了!是女仆长…」


然而身为小王子的尤里殿下此刻却感觉全世界都被深深的欺骗了。什么温柔大方得体的王子殿下,什么招选未来皇后,你确定不是为那个半吊子的家伙再找一个女佣???
「尤里奥,又在想什么了?」
「说了多少遍别叫我尤里奥!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看你一言不发的发呆吗?」
原以为这个家伙有什么事才突然把自己叫来,结果等到了书房看他发了半天呆才知道自己又被耍了。
「不,不全是。」
维克托一脸正经的双手交叉撑着面前书桌作思考状,仿佛脑海里正在计划着什么十分重要的事一样。
「行了,有事快说!」
尤里奥一脸不耐烦的模样,仿佛下一秒要是再不说出个什么正经事来就会把面前的桌子给掀飞。
「其实我又想逃跑了。」
「我拒绝。」
干脆,利落,直接。
「诶尤里奥…」
「你少来了!又想要我像以前那样帮你逃跑吗?不可能!」
说起这个尤里奥感觉自己就有说不完的苦,以前维克托就总是会想方设法的让自己帮他逃出城堡。结果不仅被雅科夫训一顿,还要帮他把剩下的工作给做完,而这个罪魁祸首却在外面逍遥快活!
「啊,是吗…」
「那真是太可惜了,昨天克劳德公爵家里有几只可怜的小猫无处寄养,不知道下场会是……」
「唔……我帮你就是了!」
可恶的家伙,每次都握着自己的把柄不放,真令人火大!
「谢谢啦,尤里奥~」
「说了多少遍不准叫我尤里奥!!!」
趁小猫还没彻底发狂之前赶紧溜出书房,虽然维克托也感觉这个方法有点恶劣,但是,对尤里奥用这招就是百试百灵啊。

在雅科夫宣布要在花神节为自己寻找伴侣时,维克托脑海里就已经想好了要如何逃跑的对策,就算是让尤里奥把自己绑着去,他也有很多理由为自己开脱。毕竟,他还没有遇到真正能让自己心动的人。更何况,还有多少人虎视眈眈的把这场招选作为未来美好生活的赌注。

自己的伴侣要自己寻找,不然就毫无意义。这么一想果然还是用老办法直接逃走,虽然这样做也不大妥帖,但也算是为了少些麻烦而无可奈何。

「喂!你又要像以前那样逃走吗?」
从书房冲出来的尤里奥趁维克托还没走远时急忙大喊,长长的走廊里回荡着充满质问的回声。但不知为何这句话在维克托听来总有另一层意思。
「啊,放心,在花神节结束后我就会回来了。」
「嘁,你这家伙,出了事我可不管啊!」
「不会的不会的。」
随意挥了挥手作为告别,清脆的脚步声逐渐盖过回声直至消失在走廊尽头。


「听说在「YOI」国度外的东部有一片巨大的森林。尽管有野兽出没,但风景着实不错。」前些天经过花园时无意听见了女仆们的谈话,现在想想果然是个好地方。不仅雅科夫抓不到他,而且还可以在国度即将举行花神节之际从中脱身。看着标在地图上的圆圈,维克托难免庆幸自己在尤里奥来书房之前就先把地图一并拿走了。

「在还没被发现之前就出发吧。」喜闻乐见的心形嘴。



——
「陛…陛下!不好了!维克托殿下他逃走了!」
「去把尤里给我叫来!」
「尤…尤里殿下也不见了!」
「什么?!!」
——
尤里奥:我爱撸猫,撸猫使我愉快。:)


《十二点的轮回》——〈一〉
-幽灵维×职员勇
-都市〈伪〉灵异恋爱〈?〉
-与ooc一起放飞自我
-祝食用愉快 ​​​